主页 > K生活通 >王雪红救得了风雨飘摇的宏达电吗?

王雪红救得了风雨飘摇的宏达电吗?

作者: 时间:2020-07-24 316° K生活通
王雪红救得了风雨飘摇的宏达电吗?

7 月 2 日,宏达电贴出「启动优化组织」的公告,宣布缩减 1,500 名製造部门员工,又一次,打破了董事长王雪红的承诺,毕竟去年 9 月她才发下豪语:「不会裁员,还要大量找人!」

这已经不是宏达电第一次裁员,2015 年,宏达电自成立以来首度大幅调整人力,裁掉 15% 全球员工,并在今年初精简海外组织;去年,宏达电还以 9,100 万美元的价格,卖掉上海的手机製造工厂。这家工厂在宏达电财报上,名为威宏电子(上海)有限公司,这笔交易,宏达电获利 1.47 亿元人民币。

但即使如此,宏达电仍决定再度大幅减少生产线上的作业人力,未来营运若不止跌回稳,恐怕难逃再次裁员的命运。

获利惨兮兮  大将一一出走

今年上半年,宏达电不论在财务、组织和策略上,都处于风雨飘摇的状况,裁员和卖厂,甚至把团队卖给 Google,恐怕都无法真正解决宏达电的问题。

时间回到 2017 年 9 月,宏达电向员工宣布,Google 将以 10 亿美元买下宏达电团队。《财讯》记者深入宏达电员工大会的现场,跟着散场的员工离开,走回办公室路上,数十名员工没人说一句话,气氛极为凝重。当时外界就已传出,Google 要挖的关键人才是宏达电营运长陈文俊,他也是宏达电早期的创业团队之一。

那一段时间,宏达电前总经理张嘉临整顿宏达电的传闻从没少过。出身高盛的张嘉临,不只管财务,还极力要降低宏达电手机的成本,面对中国手机厂高规低价的激烈竞争,宏达电内部冲突、组织调整不断,甚至传出张嘉临曾在会议开到一半,突然离席,留下不知所措的团队。宏达电对此不予评论。

今年 1 月,这些冲突告一段落,1 月 30 日,营运长陈文俊离职,赴 Google 就任新职,不久传出,鸿海从宏达电手中夺下 Google 手机代工订单;2 月 14 日,前总经理张嘉临也离开公司,4 月创立「前进智能」公司,转向 AI(人工智慧)云端服务发展。而宏达电的新任研发长刘万贤,原本是 VR 虚拟实境装置产品 VIVE 的技术负责人;从高阶人事布局来看,VR 才是宏达电现在的主流,即使手机业务营收快速下滑,宏达电仍在加码投资 VR 事业。

3 月 25 日,宏达电宣布对子公司 HTC America content services 投资 2,000 万美元(约合新台币 6 亿元),去年宏达电才对这家公司注资 1,300 万美元(约合新台币 4.2 亿元)。这家公司做的是线上内容播放业务,但根据宏达电年报,光去年一年,这家公司亏损高达台币 2 亿 7,200 万元。

宏达电在台湾裁员,恐怕也补不了手机营收下滑和 VR 技术投资的资金缺口。这次裁掉生产线上 1,500 名员工,即使这群人年薪平均是 100 万元,也只能省下台币 15 亿元,但宏达电去年年报中,合併损益表上显示,去年净亏损 169 亿元,比前年净亏损 105 亿元还多,裁员省下的钱,也只是杯水车薪。

手机营收下滑,VR 商机却又尚未爆发,让宏达电处于进退两难的状况,去年宏达电毛利只有 13 亿元,毛利率只剩 2%,但研发费用高达 104 亿元!

虽然宏达电卖掉手机团队后,第一季帐上现金还有 385 亿元,但这家公司去年一年现金就流出 190 亿元,如果不再採取更进一步的措施,宏达电的财务状况要谈止稳,恐怕仍有困难。

然而,最关键的问题是:王雪红全力投资 VR,能救得了宏达电吗?

VR 陷低谷  销售不如预期

宏达电今年推出能无线使用的 VR 装置 VIVE PRO,但是宏达电也在年报中坦承,2017 年全球虚拟实境市场一度面临成长趋缓的状况。过去,包括 Facebook、Google、Sony 等大厂都投入 VR 市场,认为虚拟实境可以应用在各种产业上,但现实状况却是,游戏还是虚拟实境的最主要应用,连游戏大厂 Sony 都曾表示,「VR 销售不如预期」。

这也是整个 VR 产业面临的问题。去年,宏达电北亚区前总经理董俊良成立 JPW(懏永银国际科技),有意用娱乐场的方式,扩大虚拟实境技术的出海口,但今年 5 月,这家公司已经解散。宏达电前总经理周永明加入香港数字王国,持续投资 VR,但去年这家公司也亏损 5 亿 4,000 万港元(约合新台币 17 亿元),7 月 9 日每股股价只剩港币 0.12 港元。

宏达电未来会如何?关键在宏达电财报何时能止血,让公司财务状况撑到 VR 开始成长的那一天。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,这一次,恐怕不会是宏达电最后一次优化组织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